小月月

如果月歌碰上了終疆……

注意:沒有終疆的角色出現!
           有私設
           有ooc
           女神組的fans對不起,我不太   記得她們的名字所以有錯請見諒
            cp:始隼  海春  陽夜  新葵  郁淚     戀驅   這樣~
          

漫天墜下有如玫瑰花瓣隨風飄灑的紅色流星劃過天際,其中的浪漫、美麗儘管我在夢中已經看了好幾次仍喜歡地無法自拔,但我也知道這幅美景是不容易出現的,只有——一個世界不再受到神眷顧時才會出現。

美得令人死而無憾的玫瑰流星雨,
黑霧揭開序幕,
翌日清晨的尖叫聲——第一章……異變

最近總會夢到這一段,而且夢到之後魔力消耗得也越來越多,看來我的時間不多了,雖然只是暫時去接受洗煉,不過應該還是會嚇到大家的吧?

大家可要等我回來啊!白魔王大人是不會丟下你們任何一個人的呦!

請相信我。

一大早的月寮很不安寧……

「春!」海風風火火得衝到Gravi的公用空間,吼著自家戀人的名字整個月寮都聽得到。

「怎、怎麼了?」春嚇得從難得的小悠閑紅茶時光中脫出,猛得抬頭連本體都滑下了幾分,海靠近後很貼心的幫他推回去。

「又來了!案件!」
「啊?白魔王大人又從什麼暗黑領域召喚出新品種的魔物,然後收在廚房裡嚇得夜不做飯被陽丟出去之類的嗎?」
「呃…啊,那也是……前天似乎夜有說看到奇怪的東西…不對!是更嚴重的案件!」
「欸?哦…更嚴重的啊…難道他把他的那五個情敵都變成蠟人像,還拍照下來跟你分享又勸你也把我的粉絲們也變成蠟像?」
「呃…別說這麼令人害羞的話啦…等等,那已經是犯罪了吧?再說,他拍不拍得了一張照片還不知道……不對!隼他不見了!」
「欸?什麼時候?」春一改之前玩笑的姿態,正好始此時一副睡眼惺忪地走來。

「怎麼?隼又做了什麼嗎?」
「始,隼他不見了!」海像是看到救星一樣抓著始說,難得春沒說什麼。
「什麼?」始眼神閃過一絲慌亂強忍住想直接殺上去抓人的衝動。
「講詳細一點。」
「今天我去叫他起床時看到他的被單裡沒有人,到處找都找不到…今天又有我和隼休息,其他人都有事早就出去了……」海凝重地說。
「我們這裡也沒看到他呢…始有看到他嗎?」
「沒有…我想再上去找找看,或許會有什麼線索。」
「也沒其他辦法了,再去看一次吧?這樣可以嗎?海。」
「走吧!」此時海的手機響了,是榊先生打來的。

「請問是文月海先生嗎?」
「是,請問隼……」
「十分抱歉,他現在在我這裡,因為家裡突然有事才會緊急載他回去……啊!不好意思,我還有點事接下來也請不要試圖聯絡少爺,他沒辦法接電話。」
「誒?你在說什麼……可惡!他掛掉了!」海有點暴躁地抓了抓頭髮,春一臉呆滯地看著海的手機,始則是一副要把手機瞪穿的樣子。

「到底發生什麼事?」

此時的霜月本家已經是一片狼藉,從前的大宅只剩下一堆殘垣斷瓦,這附近不知為何明明應該是早上卻暗得伸手不見五指。一個看似簡單的標章刻在一台被炸爛的卡車上,四處散亂著各種人體部位和黑色與白色的羽毛。

「少爺電話打好了…這樣好嗎?不和他們說清楚…」
「不要緊,反正我又不會真的死在這裡只是晚幾個月回去而已。」隼平常螢綠色的雙眼變成一紫一紅,上半身大大小小的傷痕讓人看不出本來瑩白的肌膚,背後展開的黑白雙翼也沾滿了鮮血。

「你還覺得自己能逃過這劫嗎?現在可是只剩你一個戰力哦!」一個身穿白袍看起來是研究生的人舉著手槍對著隼,身旁還有約十個人做一樣的動作只是手上的槍不盡相同。

「就算死也會拖你們一起下去!」隼抬手一個法陣將榊送走,而榊向隼行個禮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哼!連自己的執事拋下你了!」帶頭的人說著挑釁的話,隼以陰冷的微笑回應。
「他會離開是我的指示……至於你們…」隼猛地揮開雙翼,原本就傷得不輕的他更是血花飛濺。瞬間移動到所有白袍人中間,黑白的光輝將隼壟罩看起來像一個極度扭曲的人影,巨大的威壓使他們完全動彈不得。
「來自白魔王大人的禮物怎麼能不收?」一道灰白的光柱炸開,轉瞬之間周圍方圓百里全被夷為平地。此時榊不知從哪裡走出來,手上捧這一叢半透明的灰白火焰顏色很像剛才炸毀一切的光柱。

「辛苦你了,少爺。」他一個轉身便看到了諸位女神們站了一排圍在他面前。
「這、這是怎樣啊?這裡不是霜月家嗎?」聖克里斯以誇張的表情叫著,而其他人也驚訝於這巨大的轉變。
「是但也不是。」榊對來者禮貌地點頭也回答了他們的問題。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那是什麼回答啊?」聖克里斯對榊回答很不滿,但下一秒就被打槍。
「果然聖克里斯的萌點就是蠢呢!這裡只是一個在霜月家裡的結界而已啊!」
「呵呵…在這種時候椿還是一樣啊……」
「不過,如果真是如此我們就確定要撤離地球了吧!」椿微微低頭看著地板,其餘的人則看向那叢火焰。
「不、不會吧?」
「誒誒誒誒誒誒誒?」
「這麼說,那是……隼…大人嗎?」
「是的。」榊堅定的點頭「失去『魔王』這個連結點『神』就無法存在於人間即使是身為月之女神實習生的各位。」
「欸?可是…我們……」
「我、我不要……」
「可惡!沒有甚麼能夠讓我們留下來的辦法嗎?」
「有的……可是…」椿難得微微皺眉。
「有什麼辦法就說出來吧!先說出來也不遲。」花園雪說。
「…就是,如果我們放棄成為女神就可以留下了,因為我們其實在這裡也有自己的身份所以我們只要躲在這裡就能度過校方的偵查,畢竟隼的結界是創世神等級的,即使是校方沒有隼的許可是不能進來的。」
「這樣啊……放棄女神的資格嗎……這就等於是要我們放棄自己的夢想啊…」雪低聲說道,眾人露出了難以接受的表情即使是平時面癱的椿也明顯失落了。
「我要留下,我不想拋下淚離開。」
瑞希說。
「真的嗎?以後就再也回不去了哦!」雪說。「雖然我也有點捨不得,不過我希望我們能夠繼續一起行動。」
「嗯,是啊,不管最後的決定如何我們都要一直在一起,對吧?」
「是啊!」
「唔……那我也要留下,之前不是說好要幫淚加油嗎?我聖克里斯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嗯,我也是。可不能讓隼一個人和始大人留這裡呢!」
「這才是重點嗎?」
「那、那我也是!」
「這樣嗎?那不想留下的人有嗎?」雪問道,環顧四周沒有人有其它意見。
「各位,雖然少爺做為魔王已經死去,但不妨再等等。少爺曾對我說過如果你們有留下來的意願,就要告訴你們。」榊環視一圈又說。「抉擇的期限是到紅色流星雨降臨的前一個月,若你們在那之前都還沒有回去之後也回不去了。」
「雖然我們已經決定留下了,但請容我再確認一下……請問那個紅色流星雨的降臨是什麼時候會開始呢?」雪說。
「大約是在六月十九日。」
「是嗎?謝謝。」
「那麼現在就只能在這個廢墟待著嗎?還是我們要先到月寮借住?」
「確實,不知道出去的話會不會就這樣被抓回去。要是被抓回去恐怕會被記過的吧?如果再久一點就會變成通緝犯了呢!」雪說著看向榊。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請放心,少爺有為各位準備式神符,使用辦法我想椿小姐應該知道的。」榊回道。
「嗯,知道。真沒想到。」
「是啊!傳說中想睡到死的魔王大人居然會為我們做這麼多。」
「等他回來要好好謝謝他呢!」
「所以我們得待在這裡了…?」
榊點了點頭,取出了一個白色的圓球按下上面唯一的按鈕,一片狼籍的土地化為混沌重組成他們所熟悉的霜月家大宅。
「這…太厲害了…」
「嗯…真的,那也是什麼魔法道具嗎?」
「是的。這段期間就由我來照料各位,有什麼需要的東西就請告訴我。」榊走向大宅,回頭說。「那麼等等我再帶各位的式神到月寮,其他人的房間可能不能讓你們住但如果是少爺的房間應該是可以的。」
「那個不知道為什麼特別大還有奇怪氣場的那個房間嗎?」
「……是的。」榊聽得有些想笑,但想到手上的少爺…還是別笑了省得被整。
榊帶女神們進入大宅,遞出十二張式符給她們一人一張,椿首先將式符往額頭一拍其餘的人也跟著做,一陣小小的煙霧漂開十二位一模一樣的女神們就站在本尊面前。
「哇…第一次使用這種東西耶…」
「真的一模一樣呢!這樣就好了嗎?」
「不會一開口就被發現了吧?」雛問道。
「不會,這是擁有我們人格的式神,所以不要緊的。」椿代替榊解釋道。「可是身為女性的我們出現在月寮不太好吧?」
「這部分請別擔心,少爺那裡的鏡子是個傳送門可以直接通到工作場所的任何一扇門。」
「還真是方便吶。那麼就麻煩您了,榊先生。」
「請不要客氣。」榊行了個禮,帶著式神們一起離開了。





第一次投文不太清楚要怎麼做,圖是地熱谷因為它好像不能直接投文??
總之各位大大湊合著看吧~